博索纳罗获得公投,拉美最大经济体还面前遭受那个实际挑战

“这个国家属于我们大家,出生于这里的巴西人,那些内心是巴西人的人。巴西是一个包括各种意见、色彩和倾向的国家。法律是所有人的法律。”胜选之后,博索纳罗立即在脸书直播讲话,呼吁国家团结。数千支持者涌到他在里约热内卢的家门外,挥舞着巴西国旗,烟花照亮夜空。“所有人都对腐败和犯罪感到愤怒且沮丧,我们支持博索纳罗。”38岁的商人洛博说道。据“印度教徒报商业在线”报道,巴西也出现另一种情绪。圣保罗市前市长、劳工党总统候选人阿达称,他将捍卫投票选他的4500万巴西人的自由,此前博索纳罗曾表示,将“清洗”左翼“赤色分子”。助手称,阿达没给博索纳罗打电话祝贺。

事实上,博索纳罗在竞选期间拿出的81页施政方案上,外交仅排在最后一项。阿根廷《民族报》称,博索纳罗未来的执政风格将取决于其内阁构成,在外交上他将依旧以新兴大国领导人的身份与全球领导人互动。

当地时间7日上午8时,巴西绝大部分地区开始投票,约1.5亿巴西人有资格成为选民。此外,还有超过50万巴西人在海外注册投票,较2014年增长41%。《环球时报》记者看到,在萨尔瓦多市一处投票站,8时大门一开,就有民众跑进去投票。巴西民调机构Ibope6日的调查显示,排除投空白票、弃权和尚未决定的选民,右翼政党社会自由党总统候选人博尔索纳罗有望在首轮投票中获得41%的有效票数,而前总统卢拉的接替者、劳工党总统候选人阿达为25%。投票结果预计当地时间7日晚上7时公布。美联社称,如果没有候选人获得半数以上票数,前两名将在本月28日进入第二轮投票。

巴西选出的新总统对世界到底意味着什么?昨天,这成为国际舆论场上的最热门话题。当选者社会自由党候选人、该国前陆军上尉博索纳罗,在巴西国内外有很多标签,比如“巴西特朗普”“极右翼分子”“反同性恋者”等等。不只这些标签,博索纳罗说过的一些话和政策同样被多方提及,比如他曾表示“如果我是总统,就退出联合国”,他主张“巴西优先”,他建议放宽持枪限制以便让巴西人更好地保护自己,这些都让国际观察家们似曾相识。

巴西选出的新总统对世界到底意味着什么?昨天,这成为国际舆论场上的最热门话题。当选者社会自由党候选人、该国前陆军上尉博索纳罗,在巴西国内外有很多标签,比如“巴西特朗普”“极右翼分子”“反同性恋者”等等。不只这些标签,博索纳罗说过的一些话和政策同样被多方提及,比如他曾表示“如果我是总统,就退出联合国”,他主张“巴西优先”,他建议放宽持枪限制以便让巴西人更好地保护自己,这些都让国际观察家们似曾相识。亚马孙河谷的一只蝴蝶扇动翅膀,就可能在美国得州掀起一场龙卷风,何况南半球第一大国、人口超两亿、GDP排名世界前十的巴西政坛“变天”。巴西此次大选,被认为可能影响拉美“地缘政治棋盘”,甚至全球政治,一些人预测博索纳罗将带着巴西走近美国,俄罗斯媒体担心巴西或减少对金砖国家组织的参与。

【环球时报驻巴西特派记者 张远南 环球时报特约记者
王逸】“巴西迎来几十年来最具分裂性和最难预测的总统选举。”据美联社7日报道,13名候选人当天向总统宝座发起攻势。这场选举被认为是巴西历史上最重要的选举。“德国之声”7日报道称,巴西极具潜力,但因为经济危机和腐败丑闻,巴西社会陷入严重分裂。总统选举能否拯救困境中的巴西,引起世界各国关注。

西方媒体大都通过“左”和“右”的棱镜观察巴西。英国《金融时报》称,博索纳罗在该国具有划时代意义的总统选举中获胜,这个拉美最大国家将迎来自30多年前军事独裁统治结束以来的首个极右翼政府。美国《华盛顿邮报》称,他的胜选使拉美最大国家进入一个日益扩大的名单——从美国到匈牙利到菲律宾——在这些国家,铁杆的右翼民族主义分子在投票箱获胜。

尼日利亚“脉动”新闻网29日盘点了博索纳罗面临的种种挑战,首当其冲的是巴西议会。文章称,巴西议会过去数年来屡屡上演“政治肥皂剧”,这里有30多个不同党派,议员们根据协商政治分肥,“这是一张复杂的网”。国际舆论议论更多的是巴西的犯罪率和经济。根据美国盖洛普的民调,相较于10年前有51%的巴西民众对中央政府拥有信心,如今仅剩下17%。与此同时,暴力犯罪近几年不断飙升,2017年巴西共计发生多达63880起凶杀案。

博尔索纳罗被称为“巴西特朗普”。受美国总统特朗普竞选口号的启发,他提出了“巴西优先”的纲领。英国《每日快报》6日称,博尔索纳罗看重社交媒体。作为前军官,他美化巴西1964至1985年的军事独裁,有人甚至将他与希特勒相提并论。因为过激言论,博尔索纳罗屡遭罚款。就在上个月,他在竞选活动中遭遇袭击,目前还在恢复中。如果博尔索纳罗在大选中胜选,有可能助长南美的右翼民粹主义。英国广播公司7日称,博尔索纳罗当天在推特上重申,将打击犯罪、降低谋杀率,“时代不同了,我们将捍卫家庭价值观、孩子的天真。我们将严惩犯罪嫌疑人。我们不会卷入腐败。”路透社称,此次大选博尔索纳罗的主打牌是打击犯罪,阻止将堕胎、毒品和同性恋合法化。与此同时,他还主张国有企业私有化,以减少政府赤字,并放宽对采矿业和农业的环保控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