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man底的转败为胜:1排德军一天化解美军二个营

二战1944年意大利北部战役德国第4伞兵师在哥德防线右翼的激战

图片 1

在1944年12月16日清晨,超过20万德军士兵以及1000余辆坦克沿一条从比利时南部至卢森堡中部约85英里长的战线向阿登森林发动猛攻。德军的突然袭击撕碎了前沿盟军的防线,部队只能在阿登森林进行重整。前期盟军猝不及防,恶劣的天气使得盟军的空中力量难以发挥作用,例如美军第106步兵师已经被围困多时,其三分之二的兵员已经战死或受伤。最后盟军不得不全面撤退,一些被围困的部队虽然固守着重要的交通连接点,但是由于此时盟军处于颓势故只能靠自己艰难抵抗德军。

德国第4空降师在意大利哥德防线的右翼的战斗就显得比65步兵师要轻松一点他们当时面对的敌人是美军第13军其中除了美军第88步兵师是主力外,其余是印度第8步兵师,英军第78步兵师,第四伞兵师主要防守在意大利北部法恩扎城区的外围防线,得知第65步兵阵线被美军突破之后,德军第4空降军并没有撤退而是据城坚守,但事实上德国第65步兵师溃退也没有带给美军任何实际上进展,因为美军很快就撞上了德军增援部队第29装甲步兵师的顽强阻击,即使美军第5集团军第2军突破哥德的中央阵线,也不可能敢孤军深入到德军后方进行迂回,加上糟糕的天气使得山地道路变得泥泞不堪,很大程度上影响盟军向意大利北部山区的的继续推进。

前言:

此次攻势使德军顺利突入盟军阵线深处50英里,在盟军占领区内形成了一个突出部。随后艾森豪威尔投入将近50万兵力,希望能通过找到德军的破绽后阻滞这架战争机器继续推进。

图片 2

德国国防军公报:“1944年7月23日,在诺曼底灌木丛间的战斗中,一小队第6伞兵团的英勇士兵以少胜多,击败十倍于己的敌人,俘虏美国第90步兵师的11名军官和200多名士兵……”

图片 3

“在10月前线战斗进入胶着状态,磨坊小镇的88毫米反坦克阵地上,每天都传来一名女性广播声音,几乎每天睡觉醒来就能听到,她用着不太标准的英语蛊惑对面美军进攻部队的军心,但由于她声音太过温柔她不仅影响着美军的军心,同时也影响着我们的军心发怒的中尉试图跟前线长官投诉问题,当他知道每天广播中的内容是什么之后,就不在发怒了带着我们进入森林中,准备来一场林中狩猎活动。”

战前状况:美军人数和火力优势明显

▲1944年12月24日,一名来自82空降师的”步兵”正在穿越敌军火力网,他的身后还有一名同伴。《兄弟连》中E连连长温特斯曾对撤下的美军步兵说过”伞兵天生就是被包围的”,而没有了”翅膀”的空降兵也能当步兵使用。照片摄于比利时。

图片 4

盟军在欧洲登陆过后的几周时间里,无数血腥的战斗发生在遍布诺曼底的灌木树篱当中,德国士兵的顽强抵抗使得盟军每前进一步都要付出惨痛的代价。这里已经没有战线一说,双方很多战斗都由一系列小规模的进攻与反攻组成,许多地方每天都在易手,拉锯战如同摇摆的秋千一样永无止尽。

两军在鹅毛大雪和零下低温中激战数日,由于能见度极低,交战双方的士兵甚至在对方抵近到10-20码的时候才能发现并还击。”不管是德国人还是极端天气都能让你丧命”。第17空降师的一名列兵巴特.海格曼在后来接受采访时如是说,”如果这两位同时降临的话那就更致命了”。

二战时期不仅在亚洲有东京玫瑰,德国人也有类似于东京玫瑰的播音员,他们时常在战线上劝说美军投降,并且当时美军军中普遍有黑人的服役,德军女性播音员时常用挑衅语言刺激着美军内部种的族歧视,不仅如此还经常通过龌龊的情感故事来暗示美军士兵家里的老婆跟人跑了,大致内容都是暗示美军士兵在战场上出生入死自己的老婆却跟别人逍遥快活,这在美军那里经常引起不小骚动。而在亚洲日本人播放的东京玫瑰的节目,更是让美国大兵圈粉无数。

外号“粗野男人”的美国第90步兵师在犹他海滩登陆以后立即陷入诺曼底灌木丛林的苦战之中,同众多其他美国部队一样伤亡巨大。到7月中旬时全师官兵的轮换率已经达到100%,这意味着短短一个多月时间里由于各种原因所造成的减员,被补充进来的人员数量跟部队原来编制数量几乎相等。不仅众多老兵流失,更要命的是军官轮换率达到了惊人的150%。正是这时,美国人撞上了海特少校指挥的德国第6伞兵团。

美军被伤亡压得喘不过气来,同时士气的低落也在影响着着他们。尽管如此,这些饱受身体和精神上折磨的士兵仍要拿起武器与德军作战。第28步兵师上尉本.基米勒曼这样描述当时的情景:”我永远不能忘记他们脸上的表情,空洞的双眼,疲惫不堪的脸显得死气沉沉,他们就像是即将走向毫无希望的死亡之地一样。”

图片 5

图片 6

这场战斗持续到了1945年1月,待到盟军将破碎的阵线一点一点修补完整之时,这场战役参战部队人数已经达到了将近一百万,美军伤亡人数达到了8万余人。德军方面的伤亡人数要更多一些。

“进入山林潜伏后,提前布置好两挺交叉火力的重机枪,在美军经常出现的必经之路设防,静静的等待敌人出现,不久森林传来一阵阵引擎声,大量的美军士兵从森林中出现除美军士兵还有大量的坦克和装甲车辆,这引起我们恐慌,我们一次例行伏击作战顿时演变成一场战线防御战,连长没有犹豫下令全部士兵进行射击,提醒后面防御阵地的部队迅速进入临战状态。

德军伞兵部队著名指挥官、第6伞兵团团长海特少校。

下面的一些照片可以让我们管窥当时的战事。

图片 7

第6伞兵团团长弗里德里希·奥古斯特·冯·德·海特男爵少校(Friedrich August
Freiherr von der
Heydte)1907年3月30日出生于巴伐利亚州慕尼黑一个传统的贵族军人世家,他阅历丰富,率领该团参加诺曼底战役之前曾经在法国、克里特、苏联、北非和意大利作战。1941年担任营长期间带领他的部队参加了著名的克里特岛伞降作战,属于第一批上岛人员,并在此战过后获得骑士十字勋章。其实比起他的一个亲戚来,海特少校的名气小得多,他的堂兄弟就是第三帝国最有名的希特勒刺杀行动执行者——大名鼎鼎的施陶芬贝格上校(Stauffenberg),不过在刺杀事件后依旧没有影响到他的军事生涯。

图片 8

图片 9

1944年初,海特少校亲自参与了新编第6伞兵团的组建工作,5月份全团完成训练后被部署到法国诺曼底地区。这时的第6伞兵团已是一支全新的部队,以前德军有支相同番号的老牌劲旅,但已经被拆散用于组建新的伞兵部队。新的第6伞兵团是第2伞兵师的主力,该师的其他部队原本在德国本土休整,得知盟军登陆后立刻急速赶往法国。虽然再也没有空降作战的机会,但是所有官兵都进行过数次跳伞训练,并获得伞兵证章。该团的军官大部分都富有战斗经验,普通士兵多数比较年轻,很多人是第一次亲身体验战争。1944年6月和7月,第6伞兵团在诺曼底附近一直进行着高强度的战斗。由于几乎不能得到人员补充,7月中旬的时候全团战斗力已经降到不足一个营。

▲一辆美军的半履带车正在通过一座临时铺设的桥梁。照片摄于1945年1月,地点位于比利时的胡法利兹(Houffalize)

在重机枪的掩护下我迅速撤回防线,坦克炮弹在我们周围不停的爆炸,退回到阵地后,全连这剩下了70多人我大口喘着气,还来不及缓过劲来,重型炮弹落下轰鸣声就在耳边响起炮击结束后,美军的坦克已经推进到阵地前面,隐藏在磨坊高地的88毫米反坦克炮,和2辆四号坦克迅速发动反击,第10伞兵团的援军率先在侧翼赶来支援,除第10伞兵团有几辆坦克预备队的支援,当天下午击毁了美军8辆坦克,还有有14辆装甲车至少击退美军3次进攻,美军第88步兵师的主力随后退进了森林地区,之后集团军直属炮兵部队开始向森林深处展开炮击。激战过程中由于肩膀被一枚子弹击中,我却不知道最终血流太多晕倒在阵地之上,之后一直在意大利北部城市医院中疗伤直到第二世界大战结束。”

图片 10

图片 11

图片 12

一次乡间行军演练中的新编第6伞兵团,拍摄于1944年6月盟军在诺曼底登陆前夕。

▲1945年的1月,美军正在比利时的马尔梅迪辨认被德军射杀的美军士兵,此地曾发生了德军屠杀750余名美军士兵和150余名比利时平民的”马尔梅迪大屠杀”。

1944年9月末意大利北部法恩扎城区的激战一直持续到10月末,美军的伤亡达到了3000多人左右,至此盟军在哥德防线的进攻已经在短短一个月就付出数万人的伤亡,而德军的伤亡则是盟军的一半左右。哥德战线激战最终在10月末渐渐平静的下来,但双方局部的战斗还在持续。哥特防线的二阶段的进攻最终由于啊登战役的爆发被迫停止至此盟军在意大利北部的攻势在1944年11月到1945年3月一直处在战线静止状态,而这四个月德军在意大利的C集团军群没有得到了任何装甲单位的补充,人员的补充也是断断续续,这为意大利北部战役最后失败埋下了伏笔,即使得到增援,1945年5月德国就宣布投降了,因此意大利北部战役持续已经显得没有任何意义了。意大利战役对于盟军来说只是一个支线战场,但盟军在意大利系列战役中的伤亡就高达了
32万余人 ,而整个盟军而二战伤亡的人数应该不足100万人,其中英国:26万多人
美国29万人。盟军声称德军在意大利战役中伤亡人数在65万人左右,而凯瑟琳指挥的C集团军65万军队这一点就不得而知了。

图片 13

图片 14

图片 15

诺曼底战役期间,海特少校与党卫军第17装甲掷弹兵师师长商量战况。

▲1945年1月2日,在比利时-卢森堡突出部作战期间,一名德军士兵被射杀在比利时斯塔沃洛的街角。

1945年5月德国第4伞兵师正式向盟军投降。

盟军计划通过攻占圣洛及其周边一些城市来摆脱那些遍布灌木丛林的乡村。7月18日,第90步兵师开始准备对第6伞兵团防守的圣基梅恩村(St.
Germain)发起一次进攻,作为“眼镜蛇行动”(Operation
Cobra)的前奏。占领圣基梅恩村就可以打开通往关键的交通枢纽佩里尔斯的道路,而佩里尔斯的公路可以直达圣马洛附近,这里是科唐坦半岛的根部,可以将以西的德军孤立包围在半岛上。

图片 16

二战的历史

圣基梅恩村坐落在一处“岛”状地形上,突兀的位置使它易守难攻。村子北面是色维斯河,南面是沼泽地和小溪,由西向东逐渐上升的地势被一片大约3千米长、1.5千米宽的灌木树篱隔开。1944年6、7月间,大量降雨造成的上涨河水将村北唯一的出路淹没以后,这个村子实际上就与世隔绝了,因此美国大兵们更习惯以“色维斯岛”(Seves
Island)来称呼这个地方。

▲1945年1月3日,突出部之役期间,几名德军在查看美军丢弃的口粮箱和制服。

第二次世界大战:
1939—1945年,德国、意大利、日本法西斯国家发动了一场人类历史上空前规模的第二次世界大战,先后有61个国家和地区、20亿以上的人口被卷入战争,军民死亡5120余万人,最后以德、意、日三个法西斯国家的彻底失败而告结束.
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爆发,有一系列政治、经济、军事和历史的原因.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帝国主义时代所固有的各种基本矛盾一个也未解决,而又增加了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的矛盾,战胜国与战败国的矛盾以及帝国主义战胜国之间的矛盾.随着帝国主义国家间经济、政治和军事发展不平衡的加剧,军事实力发展较快的德、意、日三国要求重新划分世界势力范围,使帝国主义之间的矛盾进一步尖锐起来.
第二次世界大战是历史上破坏性最大的一次战争.仅在欧洲,战争破坏造成的物资损失即达2600亿美元.合计死亡5120余万人.
第二次世界大战首次使用了雷达和其他无线电电子器材、火箭炮、第一批喷气式飞机、飞航式导弹和弹道火箭,在战争的最后阶段使用了核武器和雷达等.空军、国土防空军、潜水舰队、空降兵兵团、工程兵和技术兵的作用增大了.这些对战后各国的军事思想、战争思想和军队建设都产生了深远而重大的影响.

图片 17

图片 18

第90步兵师在圣基梅恩村之战后竖立的纪念碑,上面可以清晰地看到美军将该地称之为“Seves
Island”。

▲1945年1月4日,装备着步枪和巴祖卡火箭筒的第290步兵团士兵在埃莫尼斯踏着积雪穿越森林。

美军最初的进攻计划是对圣基梅恩村发动夜袭,但遭到众多缺乏战斗经验的新兵反对,第90步兵师师长尤金·兰德勒姆少将(Eugene
Landrum)最终决定在白天出击。兰德勒姆挑选了克里斯蒂安·克拉克上校(Christian
Clarke)指挥的第358团担任主攻,除了能够得到全师的火力支援以外,师长还特意为他们申请了近距离空中支援和邻近步兵部队的火力配合。

图片 19

图片 20

▲1945年1月4日。布鲁塞尔郊区的当地居民正在围着看一架被喷火战机击落的FW
190战斗机残骸,一名头戴白色头盔的比利时警察帮忙维持秩序。旁边一名英国空军军官正在检查这堆残骸。德国空军展开的新年攻势”底板行动”将目标对准了西线战场上盘旋的盟军飞机,最后以德军损失三百余架战机告终。

美军第90步兵师师长尤金·兰德勒姆少将,他在圣基梅恩村之战后被解职。

图片 21

7月22日清晨6时30分,美军的进攻以炮兵部队持续15分钟的弹幕射击拉开了帷幕。第358团第1、2营沿着一条横穿色维斯河的道路前进,从北面攻向圣基梅恩村。这条通往村庄的狭窄小路途中需要跨越色维斯河上的一座桥梁,但是德军在很久之前就已经把桥破坏。美军的计划是用先头的两个营建立一个桥头堡,掩护工兵部队建造一座临时性的桥梁,让装甲部队跨越色维斯河支援步兵直捣圣基梅恩村。

▲1945年1月6日,一群低飞的C-47运输机希望向被围困在巴斯托涅的盟军部队空投补给。地面上,远处的德军坦克还在冒着滚滚浓烟,美军坦克正在掩护步兵前进同德军展开激战。

起初的进攻很顺利,盟军炮兵猛烈火力扬起的烟尘阻挡了空军低空打击的视线,已经在空中称王称霸的飞行员们索性当起了炮兵观察员,直接指引火炮射击。在强大炮火的配合下,第358团第1营突破了德军第6伞兵团第3营的阵地,在德国人的防线上打开了一条纵深400米的大口子。但是到达村子外围的沼泽地带以后,美国大兵的进攻势头立即锐减,侧翼也受到了威胁。尽管得到火力支援,第358团第1营依旧伤亡很大,2名军官和7名士兵阵亡,10名军官和180名士兵受伤。美军小有斩获之后立马转入防御,他们知道德国伞兵可不是等闲之辈,恶战还在后面。

图片 22

相关文章